周传雄中文论坛

发表于 2023-5-18 13: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孤单北极雪 于 2023-5-27 10:42 编辑


时间过去真的挺久了,距离上一次在论坛里发表主题帖子已有十二载,如梦如幻。这些年世界变化很大,我不敢去回首,一回首便难免伤感:很多美好的事物已经消失,而我却还在拼命争取一些美好。当然,有些美好一直存在着,就如这论坛,当我在搜索引擎里输入“周传雄中文论坛”后其实挺意外的,因为我早以为没有了,我甚至以为网络上应该已经没有“论坛”这东西了。这些年我变化也挺大的,太多太多变化无法一一述说,这些年里,学会了隐藏,学会了冷漠,学会了防备,这些或许只是生存之道,自然而然便会了,而我内心一直保持知足热情谦卑,任何事情微笑面对,这或许就是我在人生这部剧里能活得过3集的法宝吧。

看到论坛,难免感慨,所以还是言归正传,经过了20年的期待,我终于现场聆听了一回老师的演唱会,实现了心愿。我是2001年听到黄昏的,而让我彻底喜欢上老师是2004年看到新加坡演唱会的视频。亲临现场演唱会本来可以来得更早,但前面的都错过了。第一次错过是2006年的七夕演唱会,那是后知后觉,知道演唱会已经开完的时候懊恼不已,那时是暑假,上海离我那么近。后来当我几乎处于“论坛模式”的几年时间里,老师却一直没有再开演唱会。2016年,我终于买到了老师时不知归上海演唱会的门票,然而造物弄人,这次演唱会却始终没有发生,无声无息消失了。2021年的青花传情巡回演唱会,由于太多的原因我甚至不知道有这次巡演,当然即便知道我也参加不了,在全部行程都要被记录的特殊时期里本就无法参与,但巡演苏州场的B站大合唱视频却重新勾起了我要看演唱会的冲动。直到今年看到老师将开启念念不忘巡回演唱会的微博,我就希望能够参加一次,一次就好。对于脱离组织那么久的我,买票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先后没有抢到宁波武汉苏州的票,好在现在总算是心满意足了。

演唱会上,我带着女儿,再过三个月她就满9周岁了,现在也会跟着唱很多老师的歌,会场里,只要她会唱的全部跟着唱,挥舞手机闪光灯,俨然一名合格的小刚丝。我却没有专心听,拿着相机,录半首,唱半首,夹杂着不停地拍照,端着长焦镜头2小时,汗流浃背。随着《黄昏》前奏想起,我才突然反应过来这场盛会就要结束,一切过得实在太快,让我猝不及防。演唱会过后,女儿很满足地说老师唱得真好,以后还要看。我却略有遗憾,没有跟自己以前想象的那样安安静静地听完整场演唱会,但是如果不拍照不拍视频不跟着唱,可能又会有很多新的遗憾。

曲曲折折,久违的脸,梦中画面……

这句歌词对于大部分刚丝来说,画面中的人物当然是老师了,然而对我来说并不全是。原本我也只是想安安静静带着家人看一场,然后发个朋友圈发条微博发个抖音广而告之我实现了很多年的心愿,之后再继续隐藏这份情感。然而几次抢票都失败,只好微博上向Naoko求助,便进入了微博群,进入了微信群,再次在群里遇到饼饼、杯水等一起在论坛上共事过的朋友,饼饼还是那么富有激情,还是那么搞笑热情,Naoko还是那么爱老师,还是会毫不犹豫为饼饼出头。那些年,因参加上海世博演出、宁波及嘉兴歌友会,我见到了很多刚丝很多论坛战友,然而Naoko和饼饼却是一直没有见过面。离开论坛的12年间,微博上还是偶尔会去看看她们两个的身影,偶尔会在Naoko的微博里互动,只是几年才互动一次。我当然能感受到她们两人这些年的辛苦,尤其是这段时间里老师又经历了低谷,后援会的工作虽然会遇到阻力,但她们还是一如既往公正合理尽心尽力为老刚丝新刚丝做好服务,成为老师的好帮手,背后强大的支持力量。当然我也知道有新兴力量在加入后援会,还有几位老战友在一直支持,为此我也感到欣慰。所以这次来上海我还是挺希望能够见到她们两位和其他老战友的,尽管我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那天中午,我到学校接到女儿后,便一路开至梅奔,这里没有很多想象中的演唱会的宣传,只看到一块不大的电子屏上滚动着接下来在这里要举办的演唱会的信息。我不停地看着群里的消息,也成功找到指定的应援地点,看到了很多年轻的面孔,拿到了小礼品。看到这些年轻人积极的模样,想到了十多年前在上海、宁波、嘉兴的自己,当然他们的组织更加有序,硬件条件也更完备。我显然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勇气继续参与其中,更多地陪着女儿,等候着陌生的老熟人忽然的出现。运气比较好的是,我发现了杯水和Naoko,我上去打了招呼,那一刻对我而言就是找到了组织,杯水看上去跟14年前没有太多变化还是那么高,这次演唱会座位居然跟我们邻座,Naoko这几年应该变化很大,头发白了,看着心里挺难受,然后想想自己,也是又胖又油腻了。后来还看到了依依,第一次见到妖精,都是简单打个照面。后来我先带女儿吃了晚餐,回来后继续在应援地附近逗留,老朋友还在,并终于向她们问起饼饼在哪里,她们非常意外我这么问,因为饼饼一直在旁边应援队伍里忙前忙后,我真的没有认出来,说实话我也没好意思往应援队伍里多看两眼,况且她还戴着口罩,饼饼跟那些年轻刚丝没有区别,这种状态保持得让我没法想象,互认之后也只是简单寒暄几句,我不太会说话,她就继续去忙前忙后了。我和女儿先离开了应援地,为了顺利把相机带进会场,比较幸运成功了,演唱会开始前还看到了青蛙夫妇,14年前青蛙来嘉兴一起看过老师。

这些年里老师的曲风有所变化,心境也有变化,我也随之在不断成长,《黄昏》这些歌渐渐少听了,《坐看云起时》这些歌渐渐多听了。看待世界,看待生活有了新的感悟,这些年里,我爱上了摄影,想要记录生活,但生活让我拿起相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我记录的速度跟不上时间的脚步。

这一场演唱会对我而言是完美的,一下子填补了很多的空缺,补上了那最的交会。这一场演唱会对我而言也有遗憾的,最遗憾的是没有唱《你就是我最爱的精选》,那个画面也是梦中的画面,所以老师的演唱会只看一场怎么够?老师的下一场就在两天后,预祝一切顺利,只是我不知道我的下一场会是什么时候,相信缘分会让我们大家再次相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联系我们
  • admin@hasayake.cn
  • 微博@周传雄全球后援会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周传雄中文论坛 ( 鲁ICP备08007648号 )

GMT+8, 2024-5-30 12:28 , Processed in 0.05523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4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